日博 ribo88,资产规模为100亿元人民币的安城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计划上市。

保险公司是资本雄厚的行业的一部分,中小型保险公司在迅速扩张时会动用更多的资本,为了满足监管要求,公司经常寻求通过引入战略投资或增加股东资本来扩张的方式来满足这一要求。偿付能力比率。对于安城的产险,可偿付能力一直很高,这时可以考虑引入战略投资以供日后上市。
近日,重庆产权交易所显示,安城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城财产保险”)宣布有意引进战略投资者,并计划以至少3.81元的价格引进战略投资者。每股。继40.76亿欧元的股本后,安城财产保险的价值超过155亿欧元。
值得注意的是,一般保险公司已经实施了战略性增资投资,以补充偿付能力充足率的扩大。根据第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安城财产保险综合偿付能力比率为541.06%,对补充资金的需求不旺。
但是,除了增资外,引入战略投资也可以为上市做准备。最后,安城保险计划最早在2012年上市。在宣布战略投资启动公告的同月,安城周平正式任命公司董事长。采用两管齐下的“启动战争投资+”方法,新任董事长“安城财产保险似乎迈出了一大步。
准备上市?
早在2012年国际金融公司成为股东时,安城财产保险就表示希望在5年内实现账面盈利,并实现IPO咨询的战略目标。
上市后,安城财产保险就可以通过二级市场筹集资金,而不再依赖股东的注资。公开资料显示,安城保险在2009年末,2011年通过四次变更增加了股本,从5亿元增加到2012年和2013年的40.76亿元,并一直保持至今。
其中,安城财产保险于2012年5月引入外国股东国际金融公司(IFC)发行了5亿股普通股,注册资本变更为30亿元人民币.2013年末,安城财产保险增加了注册资本。引入了它的第四首都。增资后,韩国东方海上火灾保险公司(现更名为“ DB损害保险公司”)的注册资本为40.76亿元。
引进外资股东两年后,安城财产保险的盈利能力大幅提升.2012年和2013年,安诚财产保险分别实现净利润5,275.58万元和58,157.80万元。
然而好景不长.2014年,她又损失了1.28亿元人民币.2015年,由于强劲的二级市场,投资收益激增,达到2.28亿元人民币的利润并达到了峰值,但在2016年2017年和2018年再次亏损1048.95万元,实现利润30,940,300元或3710.9万元。2019年,安城财产保险净利润大幅亏损4.3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安城连续两年实现盈利,但国际金融公司仍于2018年退出,2018年2月,国际金融公司将其3亿股安城财产保险的股份转让给了重庆城建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重庆城市投资”)。转让后,重庆城市投资将持有安诚财产保险12.65亿股,持股31.0403%,股本仍集中在政府资产上,从退出国际金融的时机来看,这是战略投资的五年后,在那五年中,安城财产保险似乎没有采取任何进一步的措施上市。原因仅在于个人自身的盈利能力和外部环境。
从财务门槛的角度出发,必须在A股IPO中引用公司利润,例如,董事会要求过去三个会计年度的净收入为正,累计金额超过3000万元人民币,并且在最后一个期间结束时没有未弥补的损失。此外,安城财产保险公司还对董事和高级管理人员进行了频繁变动,这不符合《上市办法》的要求,该条规定:“发行人的主要业务以及公司的董事,高级管理人员没有最近三年以及实际控制人发生了重大变化。未发生任何变化。”
从外部环境看,2011年新华保险A + H股同步上市融资后,2011年至2017年是保险公司A股上市的“休整期”。直至2018年11月,新华保险A股和H股同时上市。中国人保的A股打破了这一“诅咒”。
这似乎给一直希望上市的安城财产保险带来了一线希望。
一方面,战略投资的引入有助于公司治理结构的稳定。另一方面,有可能利用战略投资的资源来实现协同效应。
所有权经常变化,私人公司已承诺股权
根据公开信息,Ancheng-Versicherung成立于2006年12月31日,由包括重庆城市投资公司在内的9个股东发起。
实际上,自成立以来,安城保险的权益经常发生变化。早在2011年3月,大股东重庆城市投资公司就想出售深圳腾华投资有限公司转让的1亿股股份,当时持股比例达到10%,但最终安城保险向中国申请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取消转移。
自2015年以来,安城保险已经撤回了许多股东或转让了股权,但转让已全部由老股东接管。
2015年8月,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批准从重庆旅游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持有的1.5亿股股份中转让其主要股东重庆城市投资,转让后重庆城市投资共持有约9.65亿股占总股本的23.68%。
2016年7月,上海三茂(600689.SH)将其5000万股股份转让给第二大股东裕福集团。转让后,裕富集团持有约7.65亿股安城保险股份,占总股本的18.77%。
2018年2月,国际金融公司将其在安城保险公司7.36%的股份转让给重庆城市投资,重庆城市投资的股份从战略股东增加为控股股东,增至31.04%。
此外,安城保险的股东基础从成立时的9名增加到今天的19名,其股权主要集中在政府资产上。第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安城市国家法人股份的比例为62.33%,社会法人股份的比例为22.66%,国外股份的比例为15%。
值得一提的是,安城财产保险19家股东中有8家已承诺股权,这8家公司已抵押14.24亿股安城财产保险股份,占总股本的34.94%,其中7家已发行是私人公司。其中重庆公路工程集团有限公司2.35亿股全部被冻结,成为质押数量最大的民营企业;重庆彩信企业集团有限公司出资2.04亿股占总股本的5%,完全承诺也意味着重庆财新对安城财产保险并不乐观。重庆财新于2018年和2019年在重庆证券交易所和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增加了安城财产保险5%的股权转让,但失败了。
同样在2018年,重庆联盛建设项目管理有限公司拟出售其持有的重庆三双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拥有的3000万股安城财产保险。
业务发展不稳或管理层变动
安城财产保险公司的人员变动也是行业关注的焦点:2018年7月,安城财产保险公司原董事总经理闵卫东被停职.2018年8月至2018年11月,公司副总经理胡忠林任公司临时经理。现任安城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党委常委,常务副总经理。
在闵卫东任职之前,罗玉星曾任安城财产保险公司总经理.2011年4月,他的资格获得批准,the年他的方向得到了批准; 2015年初,罗玉星提出辞职。但是第二季度的报销报告中仍不包括总经理,可以看出,自闵卫东免职以来,公司总经理职位一直空缺。
除了总经理经常变动外,公司董事长的职位也经常变动。
2019年12月,安城市财险的主要股东重庆城市投资有限公司任命周平为安城市财险的董事长。周平具有政府资产背景,已经从事社会保障工作近20年。
据信,安城保险公司前董事长陶军来自第二大股东重庆裕富资产管理集团。公开资料显示,陶军担任重庆渝富资产管理集团董事,党委副书记兼总经理。据媒体报道,在陶军任董事长期间,安城保险希望摆脱对大股东重庆城市投资的控制,而重大的行动和管理在许多地方都有博弈。
在陶军之前,华宇升是公司董事长,自安城财产保险开业以来一直担任董事长.2014年3月,因年龄原因辞去安城财产保险董事长的职务,后由重庆城投董事长孙继succeed接任。丽达和安城财产保险公司副董事长吴健于同年1月辞职,而华宇升辞职之前。
由于管理和权益的频繁变动,安城保险的经营业绩也略有下降。
在2017-2019年,保费收入分别为41.51亿,41.17亿和45.1亿,但这个数字仍未达到其2017年的三年计划,“保费收入超过50亿元,财富规模超过100亿”。元”的目标。
此外,安城财产保险更依赖车险业务,车险业务约占70%。占较大比重的车险业务也造成较大的单项承保损失.2016年至2018年,车险承保损失分别为2.74亿元,2.96亿元和3.42亿元,2019年亏损额有所增加进一步增加到3.75亿元。
销售额增长疲软还导致净利润波动。通常会有两年的获利和一年的亏损.2017 / 2018年连续两年获利后,2019年和2020年第二季度出现了4.3亿美元的巨额亏损2020年,该公司再次实现利润4200万欧元。